【惠游湖北】文学作品丨神农架,自然生态的纯美灵魂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2020-12-11 来源: 羽翼旅游频道

“与爱同行 惠游湖北”主题系列文艺作品征集活动由省委宣传部、省文旅厅、省文联指导,“自学强国”湖北学习平台主办,聚焦湖北人文风光、灵山秀水、民俗活动和特色旅游文化活动,写出美文、画美景、拍电影美片。作品征集时间为2020年10月20日起至2021年1月31日止,最低可获万元大奖。

征集活动启动以来,投稿社会各界,目前已接到文学、摄影、美术、书法、短视频等各类作品两千余件。

我们遴选其中优秀作品,展现给大家。

文学作品丨

神农架,自然生态的纯美灵魂

对于神农架,记忆中它是神秘的,所以一直在我心中充满着深深的诱惑,夏日里,寻得这个机会,恍如带着一个瑰丽的梦,我如愿以偿地得以在大山的深爱里静心徜徉。生态休闲的浑厚

我们从宜昌抵达,晨雾还没减弱,汽车已经驶进盘山道了。眼底层层山峦,群峰间葛洲坝水库安安稳稳枯在长江上,工地串串灯光还在睡眼阴暗地乖晕,殷红的霞光染得山山水水一片淡红。

汽车始终沿着一条奔流的溪水在山路上盘行。低处,听得着白浪激流的“哗哗”声响;高处,看著流水如带上。这就是发源于神农架主峰的香溪。无论涓滴微小,还是浩荡宽阔之时,它始终清澈无沙,桔树绕护。王昭君曾在水边梳妆,屈原大概在桔林边吟咏过《桔颂》。看着那些叠翠砖蓝的群山,“狮子”,“战士”,“老人”……我们七嘴八舌替它们起了不少名字。司机快活地插嘴说道,你们说的都挺像,可是,这里的乡亲是把这些山连在一起看的,说那像一个睡卧着的美人。我们再看,果然是,那跌瀑的山泉只不过她的柔发。乡亲们是在思念他们的好女儿昭君姑娘呵!

夜宿兴山,跳入香溪痛痛快快洗漱了一番。镇边小山上还有昭君梳妆台和昭君井。这溪水边也是昭君常来清除衣裳的地方,如今我们在这里蹬腿摆动,尽兴地玩,昭君一定没享用过这种自由。

第二天蒙蒙亮汽车又出发了。我们一路观景,仅有忘了颠簸之苦。汽车来到一个成垛成垛堆满粗壮原木的待运处,便掉头了。这地方叫酒壶坪,光听得这名字竟然人微醉。可是,谁也不想在此留连。一条蜿蜒的山路通向海拔三O五三米的大神农架主峰。华中第一高峰正以她幽静葱绿的身姿恶魔人们,我们背上行囊,立即步行向她走去。

山势渐高,林子愈密愈深幽,宁静得听见彼此的喘息。我们踩着腐叶一步一陷向上爬。树林里很潮湿,摇落的露水曝晒了单衣。绿的草,蓝的藤,绿的树,绿丝绒一般的苔藓从地上长到树上,又像胡须似地从树上垂挂下来。阳光透过树林投下斑驳陆离的光影,光影在苔藓上,在五颜六色的蘑菇上冲刺。枯萎的和砍倒没运下山的巨树在自行腐朽,树干上茂密各类苔藓、木耳和野花。我们想踏着树干越过去,谁知一摔就踏到树干里去了,“嗡”的一声,寄生在朽木中的昆虫一拥而上,我们只好狼狈逃窜。朽树旁边长着生机勃勃的新树,大碗口粗细,有的地方密不透风,藤子左旋右旋盘在树上,青翠茂盛,牵人挂衣,使我们跌了又跌。所有的树木都在竞相生枝发叶,长高长细,挺挺向上,去谋求更多的雨水、阳光和清风的抚弄,这就是生存竞争了。腐叶陋枝之上,新树生长成林,多像新老交替的人类社会,一代接一代充满热情地充分发挥聪明智慧,建构更光明的未来。

远眺神农多彩“海”

拨开灌木,跨过参天树木向前,树林渐渐稀疏,出现了一丛丛的箭竹,离山顶不远了。驻步望见,下面是茂盛的林海,波涛起伏,往上竹木相间,再上是丛生的箭竹,山顶是没膝的青草,瑟瑟摇动。这一切构成一个绿色世界。溶溶的绿,浓于酒的绿,孕育出生命的色彩,想当初人类祖先正是在浩瀚密林里进化发展,尔后走向平原,结成村社。森林是蕴育人类的发祥地,它总是无私地符合人类的需要。林里小岛在呜叫,突然被什么动静惊扰落下不响了,只剩一片静寂,那绿似乎也变得更美浓了。我们溶解在这绿海之中禁不住放声大叫起来,群山回应,像一个乐队在嗡嗡作响,一会儿声音又叠替着传向四方,让人惊异地大声聆听。

还有二三十米就登顶了,大掌声着一拥而上。雾,这永远在山间飘动的流浪汉,刚才还像缕缕轻纱缠你绕行你,现在越来越美浓,一团团黄泥过来,瞬时遮没了山顶,包围着我们,一米开外什么也看不清。我们用两个指北针判别方向,像堂·吉诃德跟想象的魔鬼作战一样和抓不住的迷雾斗争,力图登顶。然而一切希望都无济于事,只听到互相吃饭的喊声和绊跤声音。唉,这恼人的雾!

下山,改向,踏上通往巴东垭子的路。林涛在响,鸟在鸣,野花在脚边飞舞,引得蝴蝶乱飞,我们又追又捉抓住几只不作纪念。枝头挂着梅子,红彤彤的,辄一颗,一股甜汁液浸在嘴里。山路旁有两个珍奇动物考察队员,冲这边招呼,说我们几个又说道又大笑的,刚刚吓跑了树根后一只肿大的棕熊。真可惜,人和熊距离不过五米,方才谋面,“熊先生”竟不辞而别了。

等我们登上巴东垭子时天已黄昏。雾气又知音上来,群山像一艘艘军舰沉在雾上,长江边上的巴东镇在雾里时隐时现,海市蜃楼似的,夕阳映得它发亮,显得很神秘。红红的太阳最终跌进山里去了,只留给满天霞光。风一阵紧似一阵,寒雾浸衣,几个人冷得上牙磕下牙。“狼粪!”大家全围过去查阅。野兽的吼声越来越明晰。忽然,一阵“哧吃哧不吃”的声音传来,“熊!”我们不约而同想起考察队员的话。怎么办?“看见熊要笑,它就不吃你了。”“不,还是快跑,它要追,咱们就打它。”“熊要是躺在你身上,可千万别动。”我们举着当拐用的树棍,就近拾起石块,摆成决斗的阵势。那“熊”忽然想起了人话:“差劲,我钱包丢弃到石缝里了。”竹林边钻出一个人,原来是我们一伙的,真是恶作剧。遇着真熊我们又笑又叫,遇着假熊倒吓出一身冷汗。

我们在秀美中欢叫

也真怪,山区的天说白就黑了,我们用手电珍、指北针唤直奔山下去小龙潭过夜。小村里的人看著我们几个天黑了才下山的冒失鬼,又怒又奇又善。他们看着我们薄弱的衣服、卷发和相机,大概实在有点鬼,小孩子咬着手指瞪着暗淡的眼睛,大狗小狗绕着我们又叫又跳跃。我们也奇怪地看着一幢幢用圆木竣工的房子,房间离地一米多低,要摔梯进门。墙外而立着一截截大树段,走乏了的我们索性坐在树段上面休息。刚一椅子又慌忙跳一起,原来那是制做的蜂箱,里面是嗡嗡营营的蜜蜂王国。房檐下成串晾着猴头、天麻,木盆里植着草人参,“头顶一棵珠”等药材,还有一尺多低的神农泊,因为长年拳击山风雨雪,身矮而枝丫盘曲变化多端,黑绿油亮。

热情的主人邀请我们进门,替我们身披棉衣。围在火塘旁,火光映红了彼此的脸庞,大家小心地喝着毛巾嘴的热汤,听着火塘边烤玉米棒子的哔啪声,一切都幸福变暖人。两个姑娘时时给火塘加上木头,忙着倒水末端饭,也许是山风和阳光抚爱的吧,她们的脸庞都是古铜色的。这里容易不吃上蔬菜,可荤食绝不补,墙上一张张兽皮就是证明。主人遗憾我们来不逢时,不然可以大嚼一顿鲜美的野味。主人告诉我们,这里有熊虎獐狸,金丝猴也不少,按毛色分有黑、灰、金三个种类,七八只到几十只成群活动。有时伐木工人忙着锯树,淘气的猴子就在旁边围观,毫不在意“突突”嚎叫的电锯,也不畏人。你若冲它们喊叫跺脚,树果树枝立时雨点般地扔到你头上,金丝猴就是这样表示反感和愤怒。

起风了,在森林巨大的呼吸声中我们躺在铺成深渊了。群山、密林、野兽、纯情的人们交替在梦里经常出现,将近了……远了……无数的树,变化多端的、粗壮的、倒地的、枯朽的、新生的……汇成一片绿色,棵棵树是根根琴弦,构成一支支乐曲。

愿为这生子自性灭的自然界,无边的森林,林里的禽兽和人类社会人与自然并存,协调发展。愿为青山永绿,人类兴旺。活动下文及投稿方式:

游荆楚大地,输掉万元大奖!“与爱同行 惠游湖北”主题系列文艺作品征集打开!

原标题:《【惠游湖北】文学作品丨神农架,自然生态的纯美灵魂》

读者原文

“与爱同行 惠游湖北”主题系列文艺作品征集活动由省委宣传部、省文旅厅、省文联指导,“自学强国”湖北自学平台主办,探讨湖北人文风光、灵山秀水、民俗活动和特色旅游文化活动,写美文、画美景、拍电影美片。作品征集时间为2020年10月20日止2021年1月31日止,最高可获万元大奖。征求活动启动以来,投稿踊跃,目前已接到文学、摄影、美术、书法、较短视频等各类作品两千余件。我们甄选其中优秀作品,展现出给大家。文学作品丨神农架,自然生态的纯美灵魂对于神农架,记忆中它是谜样的,所以一直在我心中充满着深深的欲望,夏日里,寻得这个机会,恍如带着一个瑰丽的梦,我如愿以偿地得以在大山的深爱里静心遨游。生态休闲的浑厚我们从宜昌抵达,晨雾还没有消散,汽车已经驶入盘山道了。眼底层层山峦,群峰间葛洲坝水库安安稳稳枯在长江上,工地串串灯光还在睡眼阴暗地乖闪,殷红的霞光染得山山水水一片淡红。汽车始终沿着一条流水的溪水在山路上盘行。低处,听得着白浪激流的“哗哗”声响;高处,看著流水如带。这就是发源于神农架主峰的香溪。无论涓滴微小,还是浩荡宽广之时,它始终清澈无沙,桔树绕护。王昭君曾在水边梳妆,屈原大概在桔林边吟咏过《桔颂》。看著那些叠翠砖蓝的群山,“狮子”,“战士”,“老人”……我们七嘴八舌替它们起了不少名字。司机快活地插嘴说道,你们说的都挺像,可是,这里的乡亲是把这些山连在一起看的,说那像一个睡觉枯着的美人。我们再看,果然是,那跌瀑的山泉只不过她的柔发。乡亲们是在思念他们的好女儿昭君姑娘呵!夜宿兴山,跳入香溪痛痛快快洗漱了一番。镇边小山上还有昭君梳妆台和昭君井。这溪水边也是昭君常来清除衣裳的地方,如今我们在这里蹬腿划水,尽兴地玩,昭君一定没享用过这种自由。第二天蒙蒙亮汽车又出发了。我们一路观景,全忘了颠簸之厌。汽车回到一个成垛成垛塞满粗壮原木的待运处,便掉头了。这地方叫酒壶坪,光听这名字竟然人微醉。可是,谁也不想在此留连。一条蜿蜒的山路通向海拔三O五三米的大神农架主峰。华中第一高峰正以她幽静葱绿的身姿召唤人们,我们背上行囊,立即步行向她走去。山势渐低,林子愈密愈深幽,寂静得听见彼此的喘息。我们踩着腐叶一步一陷向上攀。树林里很潮湿,摇落的露水曝晒了单衣。绿的草,蓝的藤,蓝的树,绿丝绒一般的苔藓从地上宽到树上,又像胡须似地从树上垂挂下来。阳光透过树林投下斑驳陆离的光影,光影在苔藓上,在五颜六色的蘑菇上冲刺。枯死的和砍掉没有运下山的巨树在自行腐朽,树干上茂密各类苔藓、木耳和野花。我们想要踩着树干越过去,谁知一踩就踏到树干里去了,“嗡”的一声,宿主在朽木中的昆虫一拥而上,我们只好狼狈逃窜。朽树旁边长着生机勃勃的新树,大碗口笔画,有的地方密不透风,藤子左旋右旋盘在树上,青翠茂盛,牵人挂衣,使我们跌了又跌到。所有的树木都在竞相生枝发叶,宽高长细,挺挺向上,去谋求更多的雨水、阳光和清风的抚弄,这就是生存竞争了。腐叶陋枝之上,新树生长成林,多像新老交替的人类社会,一代相接一代充满著热情地发挥聪明智慧,建构更光明的未来。远眺神农多彩“海”拨开灌木,绕过参天树木向前,树林渐渐稠密,出现了一丛丛的箭竹,离山顶不远了。驻步望见,下面是茂盛的林海,波涛起伏,往上竹木相间,再上是丛生的箭竹,山顶是没膝的青草,瑟瑟晃动。这一切组成一个绿色世界。溶溶的绿,浓于酒的绿,孕育生命的色彩,想当初人类祖先正是在浩瀚密林里进化发展,尔后南北平原,结为村社。森林是蕴育人类的发祥地,它总是无私地符合人类的必须。林里小岛在呜叫,突然被什么动静受惊落下不响了,剩下一片静寂,那绿似乎也显得更浓了。我们溶在这绿海之中禁不住放声大喊起来,群山回应,像一个乐队在嗡嗡作响,一会儿声音又叠替着传向四方,让人惊讶地闭嘴聆听。还有二三十米就登顶了,大掌声着一拥而上。雾,这永远在山间飘动的流浪汉,刚才还像缕缕轻纱缠你绕你,现在越来越浓,一团团涌过来,瞬时遮没了山顶,包围着我们,一米开外什么也看不清。我们用两个指北针判别方向,像堂·吉诃德跟想象的魔鬼作战一样和抓不住的迷雾斗争,力图登顶。然而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只听见互相招呼的喊声和绊跤声音。唉,这无聊的雾!下山,改向,走上通往巴东垭子的路。林涛在响,鸟在鸣,野花在脚边飞舞,引得蝴蝶乱飞,我们又平又扑逃跑几只不作纪念。枝头挂着梅子,红彤彤的,辄一颗,一股酸甜汁液浸在嘴里。山路旁有两个名贵动物考察队员,冲这边吃饭,说我们几个又说又笑的,刚刚吓跑了树根后一只肥大的棕熊。真惜,人和熊距离不过五米,方才谋面,“熊先生”竟不辞而别了。等我们登上巴东垭子时天已黄昏。雾气又知音上来,群山像一艘艘军舰沉在雾上,长江边上的巴东镇在雾里时隐时现,海市蜃楼似的,夕阳映得它发光,变得很神秘。红红的太阳最终跌进山里去了,只留给满天霞光。风一阵紧似一阵,寒雾浸衣,几个人冷得上牙磕下牙。“狼粪!”大家仅有围过去查看。野兽的吼声越来越清晰。突然,一阵“哧不吃哧吃”的声音传来,“熊!”我们不约而同想到考察队员的话。怎么办?“看见熊要笑,它就吃你了。”“不,还是快跑,它要追,咱们就打它。”“熊要是躺在你身上,可千万别动。”我们举着当拐用的树棍,就近捡起石块,摆成决斗的阵势。那“熊”忽然想起了人话:“糟糕,我钱包丢弃到石缝里了。”竹林边钻出一个人,原来是我们一伙的,真是恶作剧。遇着真熊我们又笑又叫,遇着骗熊推倒吓出一身冷汗。我们在秀美中欢叫也真怪,山区的天说黑就白了,我们用手电简、指北针引路赶往山下去小龙潭过夜。小村里的人看著我们几个天黑了才下山的冒失鬼,又惊又奇又喜。他们看着我们单薄的衣服、金发和相机,大概实在有点鬼,小孩子咬着手指瞪着明亮的眼睛,大狗小狗绕着我们又叫又跳跃。我们也奇怪地看著一幢幢用圆木竣工的房子,房间离地一米多低,要摔梯进门。墙外而立着一截拦大树段,走乏了的我们索性坐在树段上面歇息。刚一椅子又慌忙跳跃一起,原来那是制做的蜂箱,里面是嗡嗡营营的蜜蜂王国。房檐下成串晾着猴头、天麻,木盆里栽着草人参,“头顶一棵珠”等药材,还有一尺多低的神农泊,因为长年搏击山风雨雪,身矮而枝丫盘曲横生,黑绿油亮。热情的主人邀我们进门,替我们身披棉衣。围在火塘旁,火光映红了彼此的脸庞,大家小心地喝着烫嘴的热汤,听着火塘边油炸玉米棒子的哔啪声,一切都美好暖人。两个姑娘时时给火塘再加木头,忙着倒水末端饭,也许是山风和阳光抚爱的吧,她们的脸庞都是古铜色的。这里不易吃上蔬菜,可荤食绝不缺,墙上一张张兽皮就是证明。主人失望我们来不王玉,不然可以大嚼一顿鲜美的野味。主人告诉我们,这里有熊虎獐狸,金丝猴也不少,按毛色分有黑、灰、金三个种类,七八只到几十只成群活动。有时伐木工人忙着锯树,顽皮的猴子就在旁边围观,毫不在意“突突”嚎叫的电锯,也不惧人。你若冲它们喊叫跺脚,树果树枝立时雨点般地扔到你头上,金丝猴就是这样表示反感和愤怒。起风了,在森林巨大的呼吸声中我们躺在铺上沉睡了。群山、密林、野兽、纯情的人们交替在梦里经常出现,将近了……远了……无数的树,横生的、粗壮的、倒地的、枯朽的、新生的……汇成一片绿色,棵棵树是根根琴弦,组成一支支乐曲。愿为这生生灭灭的自然界,无边的森林,林里的禽兽和人类社会和谐共存,协调发展。愿为青山永绿,人类兴旺。活动详情及投稿方式:原标题:《【惠游湖北】文学作品丨神农架,自然生态的纯美灵魂》


研招在线 高校招生在线 硕博招聘在线 高校人才引进网 考研招生在线

上一页:八达岭孔雀城诗意生活

下一页:收藏家出身颐和园,一生靠“捡漏”古董发家,如今身价超525亿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