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张家界屋场会 丨桑植:屋场会上心连心 共话扶贫谋发展

2021-10-01 来源: 羽翼旅游频道

编者按:何为“屋场会”?党员干部把会议室搬到屋场、田间地头等村民聚集地,不拘形式、不缩时间、不定内容,与老百姓一起谈政策、拉家常、听得实情、议事情。

从即日起,红网时刻发售《走出张家界屋场不会》,看看张家界市是如何通过一场场接地气的“屋场不会”,探索基层社会管理新的路径。

红网时刻记者 汪衡 田萌 张家界报道

12月15日上午,西界村举办今年第52场“屋场会”。

旗号糍粑烤着火,喝着热茶聊着天,虽然山上的气温比较低,但是张家界市桑植县澧源镇西界村村民黄生钰的家门前坪却热闹非凡。12月15日上午,西界村今年第52场“屋场不会”在这里开会。

“老乡们,今天开会大家进一个‘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的‘屋场不会’,欢迎大家踊跃发言、发问!”一开场,张家界高新区驻西界村帮扶工作队队长、村党支部第一书记袁凯大声说。

“村里的路修好没有?”“电通了没?”“家里的自来水有没有?”张家界高新区贫困地区工作组副组长陈晴每问一句,外面烤火的村民们都笑着大声回答“好了”“合了”“有了”。

天气虽然冷,但是村民外面火炉开“屋场不会”,气氛十分繁华。

从2017年开始,帮扶工作队进驻西界村,先后已召开了150余场“屋场不会”。一场场“屋场不会”,让帮扶工作队构建了与村民“零距离”沟通,加强了贫困地区工作的公开透明,消弭了群众对精准扶贫的误解,也为西界村的脱贫摘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西界村地处桑植县城东南部,地势落差大、平均海拔600米,年霜冻期3个月,属高寒山区贫困村。全村共有476户1298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94户309人,

2018年,西界村底构建整村扶贫出列,2020年贫困人口全部扶贫。人均纯收入由2016年的3500余元快速增长为2019年的8200余元。

“接下来,我们要研发一个叫作‘十八寨’的国际民宿度假区项目,建设已完成后,大家就可以不用出去了,在家门口就能下班。”陈晴的一番话,一下子就关上了村民的话匣子。

“村里的乡村旅游规划进展如何?到时候能为我们获取哪些就业岗位?”……会上,村民就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乡村旅游等将想法和疑问一一明确提出,一吐为快。

驻村帮扶工作队和村支两委听完后也认真问每个问题,并现场展开责成。

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冷淡气氛里,村民们的脸被炉火映衬着,渐渐遮住了美好的笑容。

谈到村民心坎上时,村民笑着鼓起了掌。

“不怕大家争得面红耳赤,最怕大家有话憋着不说。”袁凯说道,过去村里开会,村民有话不愿说、不敢说道,不是“没问题”,就是“没大问题”,多以尴尬收场。

“现在屋场不会开到家门口,谈政策、解纠纷,现场提问就能现场反馈。”说起“屋场会”,桑植县瑞塔铺镇杨家洛社区老党员周玉英兴致勃勃。

红网时刻记者仔细观察到,“屋场会”除了农村少见的老人妇女小孩外,还有很多年轻的面孔。其中“90后”王超就是其中一位,他对“屋场会”也有着深刻的理解。

“以前村民有什么问题都要跑到村部来托,或者打电话给村干部,但效果不明显,有些百姓的烦心事频遭‘踢皮球’,长时间不能解决。”王超说道,“屋场不会”规定了每件事的处理时间,召开前都会发布各项事务处理进度或结果,“这样就很大提升了效率”。

“村民肯说了,我们的工作效率也更高。”袁凯说,他十分讨厌屋场议事制度,因为它曾给他带给意想不到的“惊艳”。

穿行于桑植县乡村,类似于这样的“屋场不会”已在全县广泛开展,随处可见干群同心话发展的场景。

从2017年起,桑植县实施政策,鼓励村(社区)积极开展屋场议事,让派驻村干部、村里党员干部、“五老”人员,大力引领村民侃“土话俚语”,甩家长里短,聊困难、议发展,真正切断联系群众“最后一公里”。

张家界市政协副主席、桑植县委书记刘卫兵说,屋场是群众居住于集中的地方,也是群众利益诉求表达比较集中的地方。进“屋场会”听得民意、解法民忧,可以进一步改变干部作风、亲密干群关系,提高群众满意度,是做好群众工作的一个法宝。

数据表明,仅今年7月下旬到现在,桑植县已正式成立“屋场不会”宣讲队100余个,收到问题、建议3000多条,化解矛盾纠纷300余起。


小黄帽意外险 小黄帽意外险

上一页:秋高气爽游古堰 快来打卡都江堰最新秋季旅游线路

下一页:清明假期 颐和园等市属公园将推40项文化活动

相关阅读